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盗墓志异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无可奈何
盗墓志异录

《盗墓志异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百六十五章 无可奈何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我和宋静桐畅谈了很久,最终制定了一个新的办法,在徐昂来之前,我让古东将电报给徐朗发了过去,我们决定先去上海,然后实行迂回,毕竟时间上差不多对等,即使到了八月十五那天,时间也够用。.uuk.la

“我刚接到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三日之后,江东苏家会有打的动作,到时候老鬼的性命可能不保,根据最新得到的消息,即使秦明失势,下台之后,对于江东苏家的打击也不是很大,他们依旧可以为所欲为,听闻三日之后江东苏家将要进行祖祭,而老鬼极有可能是祭天的人选。”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一时间让我左右为难,而大海和丁念慈,又是一副听从我的打算的样子,故此我的话,成了大多数事情最终的决策权,最终我决定,放弃去往上海,暂时离开晋江侯墓,去江东苏家,将老鬼解决出来。

本以为老鬼苏家嫡系子孙的身份,能够让他免于处罚,可是如今看来,我的想法太过于天真了,虎毒不食子,但相对于苏家,他们比老虎还有狠辣决绝。

“决定了我们不能见死不救,既然苏家如此决绝,那就别怪我们了,告诉徐昂,让他转道去江东,无论如何都要将老鬼保释下来,根据我们现在的距离,距离江东的路程,最快感到也需要三天,时间上太紧迫了,只能够让徐昂先动身了。”我如是说着,老鬼虽然相识不久,但却也是重情义的汉子,我不忍心,这么眼睁睁看着他被处决。

“苏家的祭天大典,来者众多,几乎和江东苏家有关的所有势力,都会参加,到时候我们在祭天大典上动手劫人,无疑成为众矢之的,此事怕有不妥,还是在商议一下吧。”对于江东苏家,古东十分恐惧,避而不急,如今却主动前往,他内心有些抗拒,即使他之前在苏家祖坟和我一起见证了苏戴世家的阴谋,却也是睁只眼闭只眼,选择息事宁人,并不打算有过多的深入,足以看出他心里的复杂情绪。

最终古东选择离去,并告知一丝,他曾经和苏星河的过往,我没有阻拦,这是他的选择,我尊重他的选择,他还算够意思,说了一些江东苏家隐藏势力的分布,免得到时候我们陷入被动,随后他离开了,我不知道他去往了何方,只不过在次听闻他的消息时,却是他的死讯。

大海一脸嫌弃的看着古东,两个人一开始并不对付,要不是闯爷从中缓和,两个人早就撕破脸皮,大打出手了。

“这小子老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要不是闯爷拦着,早就揍他娘的了,真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大海气呼呼道,他是一个直性子,说话十分耿直,不像闯爷需要深思熟虑。

“时间不早了,我们尽早出发把,退一步讲,人各有志,随他去吧,老话说的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能够相识也是一种缘分不是吗?”我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让大海蓦然了,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我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如今说出这般睿智的话,让他大吃一惊。

旋即他看了我一眼,便是知晓了这段时间以来我的变化,说真的葛大壮的死,对于感触最大,我怎么也想不到,一次简单的寻宝之旅,竟会让我十多年的玩伴,丢掉了性命。时间的流转下,残酷的现实不得不逼着我变得成熟。

残阳如血,映红了东方,连续的赶路,让我们几个人体力有些不支,庆幸的是。我们在半路拦截到了一辆乡下换大米的马车,车夫很是明白我们的辛苦,答应免费载我们一程。

老人家还算健谈,一路上随便和我们聊了几句,却让我们十分吃惊“你们四个娃子,风尘仆仆的模样,是去往那里啊!”

“江东!”我如实回答,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个用马车换大米的车夫。却对于江东无比熟悉。

“江东距离这里可不远啊,那个地方被苏家世代袭承,可是一个了不得的地方,老汉我就是从哪里逃难逃出来的,因为得罪了苏家的三爷,不得不背井离乡,到处流浪,后来经过这莲花沟的时候,才将家安置下来,靠换大米和这匹马为生。”他抽了一口旱烟,颇有几分无奈的说着,在听闻我们去往的地方是江东之后,他挥动手中的皮鞭,让马儿加快了脚步。

“老伯抽这个烟,没有那么呛!”我一盒老刀牌香烟递了过去,毕竟长时间的坐马车,不付任何报酬,对于我来说,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仅仅相识几个小时而已。

“老伯这江东苏家,在此屹立多年,为何到了如今。却是苏家老二当权,按照祖制,不是应该长子继位吗?”丁念慈将她的疑问说了出来,也说出来我一直想要搞明白的事情,毕竟这个王老汉在江东生活多年,应该知晓一些内幕。

“这个说起来话就要长了,苏家有三子,唯有老二苏长河留有子嗣,正是如此他才会成为家主,老大苏靖一副侠客之心,闲云野鹤,云游四海,不想参与苏家的纷争,做一个超脱世俗之人,只有这苏家的三子,苏星河颇有不同,此人心狠手辣,早年混迹军中,有着不俗的实力,也是因为他,苏家才能够屹立不倒,此人在江东的凶名赫赫,最为流传的就是,他二十年前,弑嫂的事情,当年在江东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王老汉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开口就是十分劲爆的消息,这让我想起来老鬼,为何要执意报仇的原因,当年的事情绝对有些鲜为人知的隐情。

“那你讲讲,当年苏星河为何弑嫂啊!”我来了兴趣,忍不住的问道,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旧事重提,将苏星河在次推上风口浪尖的机会。

王老汉目光筹措,又抽了一口旱烟,这才缓缓的开口道。“传闻有两个版本,但是我知道这两个版本都是假的,真正的情况谁也无法说的清,但是江东百姓都知道,苏长河的媳妇死的冤。只是作为李素锦丈夫的苏长河都没有表态,这件事情很快就被苏家压制下去了,不准任何人再提,直到前不久李素锦儿子的出现。”。

a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