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锦绣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流言
锦绣欢

《锦绣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百二十七章 流言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九公主一时不知所措,似乎想要喊他张了张嘴到底没有喊出,眼泪不自觉地顺着脸颊滚落下来,落在她还来不及褪去的喜服上。

燕渊听到外间传来讶异的问安声,然后杂乱的脚步声在屋内响起。

管事嬷嬷领着两个婢女进来,慌乱且温柔地劝慰着正在哭泣的九公主。

燕渊犹豫一瞬,终于从暗影处疾出飞快往打开的窗户跳下。

这个动静到底引得巡逻的府兵追了过来,喝道:“谁?谁在那里?”

没有人回答。

燕渊蜷缩在一丛花架下,大气也不敢出。

他早知道这府里戒备森严,所以才冒险潜进他们的新房。新房里总不会有重兵把守吧,燕渊自信若是单打独斗自己一定能杀死萧潜…可惜…真是一头狡猾的狼!

府兵们又接连喝斥了几句,见没什么动静便走开了。

看来今晚又杀不了他了…

燕渊决定放弃,在没有一击必中的把握时他不想打草惊蛇,若是引起萧潜的警觉以后再想杀他就更难了…随即又凝神听了一会儿,确定四周没有异样才猫着身子从院墙里跃了出去。

隐在暗处的苏寒忙上前接应,急着问道情况怎样了。

燕渊摇头,低声道:“回去再说。”

苏寒便朝黑暗里发出一声低啸。但见四处人影晃动,很快又都消失在黑暗中。

两人踏着茫茫夜色回到住处,燕渊将情况大致说了,听得苏寒气愤骂娘。

谁也没想到萧潜竟然这样混蛋…新婚之夜居然丢下新娘子自己走了,难道他不怕九公主明儿在六皇子面前告他一状吗?

但这不是他们讨论的重点。

燕渊原本是想趁这机会杀了萧潜,那样就等于卸掉了六皇子的一条臂膀,同时也算完成皇上交给他的任务,但现在这条路好象行不通了。

眼看两国大战在即,南豫国又已经与胡族、北夷族结盟,大都朝以一敌三,胜算并不大啊。

燕渊叹了口气,他有些后悔今晚没有杀了九公主。当时其实也是转了这念头的,可是看到她便想到还在锦州的五儿,怎么也下不去手了。

五儿,不知五儿那边怎么样了,她一定很为自己担心吧…

他这走神的工夫恰巧一个旋风卫进来,禀报说大都朝的钦差卫队已经进入南豫国境内,五日后便会抵达京都。

燕渊忙问来的是什么人。

旋风卫道:“是秦国公和卢大人。”

燕渊忍不住失笑。想到两年前也是他们三人来南豫国贺四皇子的登基之喜,没想到两年后仍然是他们三人,这回似乎是要贺六皇子的登基之喜了…当然,这是在两国交好的理想情况下,不过以眼下局势,明显是不可能的。

燕渊笑过之后便道:“那派几人暗地里去接应,一定保证他们的安全。”

“好!”苏寒忙恭声应道,又挥手让进来禀报的旋风卫退下。

旋风卫里无论大事小事,一向都是苏寒在负责。燕渊平时并不怎么插手,有什么安排也是通过苏寒去传达。

这是一种极致的信任。

苏寒也一向将事情做得很好。原本因为白玉戒指之事他纠结过,后来秦五小姐明明白白告诉他效忠燕少主。而以秦五小姐和少主现今的关系,他到底是谁的人就不那么重要了。

燕渊随手拉开书案后的椅子坐下来,神情几分凝重,半晌才道:“把九公主新婚之夜失、宠的消息散布出去,越多人知道越好。”

苏寒略一想便明白少主的心思。

其实杀掉九公主更好,可惜少主妇人之仁到底不忍心,唯今之计也只能这样做了,让她难堪总比让她丢掉性命的好。

顿了顿,燕渊又道:“叶知秋一死,五儿应该已经知道南豫国和胡族、北夷族结盟的事了,她现在或许已经到了云州…你想法子把此事传给她。”

苏寒应了声好,又道:“荣亲王那边,属下也已经派了人过去,相信过两日就会有消息。”

燕渊点头,道:“除了荣亲王,宫里靳太妃身边也不能少了人。九公主的事,她一定要知晓…明白吗?”

“属下明白。”

“去吧。”

待苏寒退下,燕渊依然坐在椅上沉思,半晌方才起身出门。

今夜无星无月,四处漆黑一片,饶是燕渊目力惊人,也还是仔细分辩了好一阵才确定方向,身影随即再次消失在浓浓夜色之中。

一夜之间,九公主新婚的闲话便传遍了京都的茶楼酒肆。虽然碍于六皇子的威名不敢大张旗鼓地议论,但随处可见三两个闲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地咬耳朵。

“驸马爷是不是有隐疾,不然好好的谁会舍弃良辰美景**夜…”

“以我说,驸马爷不但傻,而且傻得离谱,九公主可是咱们南豫国最出众的美人,难为他居然坐怀不乱,柳下惠啊…”

“听说驸马爷在大都朝是有妻子的,你们说驸马爷是不是旧情难忘?有心理障碍啊…”

“那难说,我听一个常在大都朝做生意的朋友讲,这驸马爷与他的亲妹…就是大都皇帝的那个贵妃娘娘,他们之间不正常啊…”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惹怒了大都皇帝,拿了萧家满门问罪…”

“这么说驸马爷念的是他妹妹的旧情了,嘻嘻…”

“唉,只是可惜了咱们的九公主,只怕从此以后要以泪洗面了…”

……

包厢里萧潜黑着脸一言不发,右手的拳头握得更紧,指甲仿佛要掐进肉里,半晌拳头重重落到桌上,发出咚的巨响。

正在上茶的伙计吓得一个手颤,滚烫的茶水溅了出来,其中一两滴正好溅到萧潜的衣襟上。

萧潜直接一拳头捣过去。

伙计的头被打得骨碌碌转了个圈,面门上瞬间开了花,鲜血从鼻子里喷涌出来,手里拎着的茶壶甩开撞到对面的墙壁上,被弹回来落到伙计的后背,剩余的茶水便都喷洒在他身上了。

伙计当场晕倒。

萧潜拿了桌上的毛巾擦手,若无其事地唤人将这不识相的家伙拖下去。

不多久掌柜的亲自上来,跪下不停地磕头赔罪,只求驸马爷大人有大量,不要再计较等等。

萧潜鼻子里冷哼一声,抬脚揣开掌柜,一言不发走了出去。

身后一溜的亲卫急忙跟上。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