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黑山夜校最新章节列表 > 第(335)章 寂寞
黑山夜校

《黑山夜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335)章 寂寞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金浪回到家,他把手中的外卖放在桌上,坐在沙发上吃了起来。 菜有些咸,米饭有些硬,这不是他喜欢的口味,这些饭菜是他从学校食堂里买的,之前他对饮食没有什么要求,而现在他有些后悔买这些东西了。他随便吃了几口,便没了胃口,虽然肚子很饿,却再也吃不下了,他扔下筷子,嚼着嘴里面的饭菜,鸡蛋的腥味让他有些想吐。

房间里空荡荡的,满满的家具却无法掩饰一股浓浓的寂寞。面前的那份外卖让他想到了林静,便饶有兴趣地回忆了起来。

林静的厨艺真的很不错,她做的所有的菜金浪都喜欢吃,哪怕是简单的炒蛋,也做的有模有样,不像这盒子里的,稀烂。

金浪的肚子咕咕直叫,他拿起筷子又扒了几口饭,接着又扔下了筷子,起身走进卫生间,将嘴里的饭菜吐进了马桶。

按下排水按钮,金浪走出卫生间,这时,从卧室里面吹进一阵风,将满屋的饭菜味儿吹散。金浪走进卧室,夕阳把房间照得亮堂堂的,看起来很温馨。然而金浪的心却是一片黑暗,他孤独地走进卧室,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他记得,林静喜欢穿着白色的裙子,坐在阳台上看书,喝茶。现在阳台上还有一个茶几,上面早已落满了灰,上面雕刻的“林静”两个大字早已看不清楚。

金浪呆呆地望着床外的夕阳,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幕:林静穿着白裙子,在他眼前转呀转,慢慢地停了下来,然后走到他身旁,低下头问道:好看吗?

“好看,好看,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你是我最深爱的妻子。”金浪说道。他说完这些话,忽然之间清醒了,他意识到了刚才的是幻觉,然而却非常真实,就像是林静真的在他面前。

金浪坐在床上,他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出轨,如果不是这样,他现在的家庭会很幸福,如果不是这样,他现在一定有一个女人陪在身边。这都怪他,怪他花心,怪他不懂得珍惜,怪他一连走错了好几步,却执迷不悟,一错再错。

任何人都会犯错,选择是重要的决策,这会指导一个人的方向,会牵连到未来发生的事情。

金浪后悔自己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后悔自己帮助冷倩害死了林静。冷倩现在开始逐渐疏远他了,他觉得自己像是一颗棋子,本该待在棋盘里,然而却被人扔进了水沟。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没错!他被人玩弄了,被人耍了。

可是金浪转念一想,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冷倩说的话,好像是真的,她的确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她一个人去处理那些事情,这让没见过那种场面的金浪听着都感到惊恐,更别说是处理这些事情的冷倩了,他一定很害怕。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真的太勉强了。也许,也许她真的需要好好静一静,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也许,他真的是想多了。

他不知道,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操作,冷倩似乎根本就不爱他,但是却让他觉得有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这行感觉深深地吸引着他,牵着他的心。金浪感到为了这个女人,他付出了太多太多。而她似乎根本就不把他的这种付出放在眼里,这让他很失望。

金浪被这些事情搞得疲惫不堪,他干脆就不想这些事情了,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休息。

然而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林静,想起了和她在一起的那段美好的日子,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林静总能和这些词语联系起来。他想林静了,这种想念是似曾相识的,他曾经在家里待着,一整天不出来,等待着妻子林静的到来。而今,这一切的变化都太快了。

金浪走到酒柜一旁,打开柜子,取出一瓶红酒。他这一会非常想要喝酒,这在之前,林静会陪她喝一杯的,但是现在,他就要一个人喝了。林静曾经是他的朋友,知己,最后发展到了恋人,妻子,再后来是前妻,这一切似乎是进化的演变过程。

金浪打开红酒,倒了一杯,端在手中,走到阳台,看着远方,他喝着酒,酒水又酸又涩,很难喝,同时又很容易勾起人的回忆,让人难以控制。对面的路上,走着一对情侣,他们牵着手,一副甜蜜幸福的表情。

金浪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和林静也曾经像这样牵着手走在这条路上,那时候的她还是一个懵懂的女孩子,而他,也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青年,从那样青涩的恋爱到结婚,他们为对方付出了多少?然而从在一起生活到离婚,他们又经历了多少。路还是那条路,没有改变,甚至道路两旁的树木都还在,但是人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两个人了。

金浪有些想哭,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今天,他过得一点都不幸福,每天清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感到好颓废,满脸的络腮胡子,长长的头发,让曾经阳光的他一下子老了不少。冷倩现在也开始看不起他了,远离他,这让他失去了自信,他一下子找不到原来的那种威风了,一下子陷入了泥沼,几乎快要窒息。

金浪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阳台,他走进卧室,感到十分无聊,想要找个人说说话,但是他不知道玩找谁。冷倩?不,它绝对不会出来的,这根本就不用尝试,她还会和以前一样,说什么需要时间来过度。金浪看了看手机通讯录,里面有他认识的很多女人,他想要约出来一个聊聊。

“雯雯?”金浪嘴里嘟囔了一句,她知道这个女人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一个人生活再这个陌生的城市,残酷都城市。于是他拨了她的号码。

“喂,是我。”

“哦,我知道,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我寂寞难耐,想要找个人说说话。”

“所以就想起我了是吗?”

“我像和你聊一聊,有时间吗?”

“嗯,我们还是老地方见面吧。”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