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废柴女逆袭:庶女要报仇

《废柴女逆袭:庶女要报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91.第91章 给我重写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第九十一章给我重写

此刻的北冥府大堂,众人皆为即将到来的那个人心怀震惊。只有芷月一个人,心里莫名泛起一抹感动和甜蜜。

“他怎么会来?”

“难道为了自己”……

十息时间,门前突然有一股强横无比的力量冲了进来。北冥府上下顿时一片战栗。就连北冥玄煜也不得不运起浑身灵力才能勉强抗住那铺面而来的压力,这让他不觉心惊。难道说,这个妖孽修为竟突破了武将了吗?

他微眯起双眼,向厅中间望去,果然,站在厅中的两个女人一派安然,丝毫没有受到这威压的丝毫波及。

不止北冥玄煜,厅里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就是北冥辰都被这一发现吓得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

这个北冥芷月,什么时候竟认识了这么可怕的强者了?

大门灯火通明之处,突然之间出现了一抹傲然身影。

来人高大英武,人还未至,那一股凛然尊贵的王者之气便已经扑面而来。

有一种人,天生就是用来让人顶礼膜拜的,他根本不需要任何服饰仪仗这些外物的衬托,只要他往那儿一站,给人的感觉就是,他就是那高高在上的王,没有任何理由可讲。而方才还嚣张跋扈,一脸傲慢的太子殿下,在这个人的衬托之下,简直变成了路边的杂草,全然不值一提。

来人大踏步走进厅中,一袭紫袍将他俊美如俦的五官,皎白如玉的肌肤映衬得越发高贵不凡。他那种张扬的霸道和嚣张的威仪,就像是一轮如火的骄阳,华美地灼人的眼。

他旁若无人负手立于殿前,四名金甲卫士举起长戟不由分说便将他两边的人群拨出去一丈有余。

不用任何人去介绍,也不用故作姿态。所有人皆对他露出一副战战兢兢的姿态和表情。这个人身上的威压太吓人,有的人几乎就刚才那一个施威之下就差点被压到吐血。

他唇角似笑非笑,冷眼瞄了下坐在主位上那明显有些坐立不安的轩辕曦锐,提步走上前的时候,那北冥玄煜轻咳了声,无奈叹了口气,站起身规规矩矩叉手拜道:“见过墨王殿下。”

厅中顿时一片哗然,众人虽想到了这人的身份定不简单。可谁曾想到,他竟然是当今天启最霸道,最嚣张,最强横,最俊美的那个墨王殿下。

顿时,厅中一片噗通噗通的跪拜之声。就是刚才众人拜见轩辕曦锐的时候也没见这么诚惶诚恐过。

此刻轩辕曦锐的屁股仿佛是扎了钉子一样。心里暗道: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在京里他最不想看见的几个人里,偏偏今天就来了最可怕的两个。

他舔了舔唇角,偷眼望去,却见那轩辕墨离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就那么高昂着头,居高临下望着自己,他眼神惊惶四望,这才发现,他现在坐的位置是厅中最中央的一张。

他心里不由暗骂,却也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根本就是个毫不讲理的疯子,没有父皇和几位叔伯护着,他也只得好汉不吃眼前亏,假装咳嗽了两声,挪到了一边儿刚才北冥玄煜坐的位置上去了。

墨离可不管那套虚的,他大咧咧撩袍往主位坐了,眼眸向人群中一扫,所有接触他眼神的人都在一瞬间觉得如坠深渊般自灵魂深处发出一股战栗。登时低了头不敢再看。

他却在看到那个小家伙的时候,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芷月有些感动,也有些意外,他今天才知道这个男人原来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墨王。她虽然以前只听说过,但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和自己有一番交集。

她眼睛不由闪了闪,回了一个甜甜的微笑,便低了头搅起了自己的手指,倒让墨离心中不禁莞尔。

这小丫头,这么多天没见,还怪想她的。

“墨……墨王……殿下驾到,不知……不知……”北冥辰还没从这种极致的震撼之中回过神来。

他的脑子里现在是一片混乱,“墨王啊……墨王那是谁啊?三岁就开始修炼,十岁便已经是八阶修士了。十二岁在《大陆巅峰赛》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成为玄黄大陆最小的一个少年巅峰王者。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做了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这人简直就是个传奇,他……他……怎么会突然来到南都,还……来了……北冥府……”

墨离懒洋洋并没有搭理北冥辰的意思,却转头望向了北冥玄煜,似乎满大厅里也就这个人还入得了他的眼:“你怎么跑这儿来了?难不成发现了什么宝贝?”

北冥玄煜也有些无语,他还真有些怀疑,是不是这个妖孽也听说了那宝贝的消息。

北冥玄煜感觉有些心累。每次看到这个妖孽,他就感觉有种无力感。

按理说,在任何一个时代,像他这样的人,也能算是惊才绝艳的人物了,但是,这个时代的天才真的有些可悲,他们的光芒和成就,完完全全被眼前这个妖孽牢牢地遮挡住了,根本就显不出一丝一毫的光芒来,甚至于连他们自己有时候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资质太愚钝,才会离那个人有如此巨大的差距。

北冥玄煜摇了摇头,苦笑道:“表弟这是,路过还是找人?”他意有所指用下巴点了点站在厅中的女孩。

墨离勾了唇角邪笑了笑,并没有回答男人的话,而是转回头对着轩辕曦锐道:“听说太子今天来此是退亲的,可曾完事了?”

轩辕曦锐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之前自己要做的事情,他刚想要冲着那中间所站的女子发飙,突然想到这墨离来得蹊跷,便微侧了头,冲着墨离道:“皇弟,这个人你……认识?”

“哼!”墨离突然冷哼了一声,将众人吓得一哆嗦。却见他冷冰冰冲着那之前耀武扬威的太监大声喝道:

“该死的奴才,办这么点儿事也这么拖拖拉拉,要是我的奴才,早就拖出去杖毙了。还不赶紧把退婚文书拿过来。”

那太监总管吓得腿都软了,眼睛扫了那坐在座位上脸色难看的太子一眼,还没怎样,就见那墨离猛然眼睛便扫了过来:“嗯——?”

那太监再不敢啰嗦,悉悉索索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黄色的绢布,颤巍巍递到了太子的手中。

那轩辕曦锐气得几乎要踹死这个该死的奴才。明知道墨离要这东西,他还敢将这个递到自己手里,这不是找死吗?

果然,墨离一把将那绢布扯到了手中。喃喃念了起来:“无盐无德的废柴之身,实在有辱皇家威名……”

他突然手吐灵火,一把将这绢布烧成了灰:“哪个说她无盐无德了?写得不好,重写!”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